对于包括下线的士在内的二手车交易市场

2020-01-27 14:20

“我们两个小时能查扣20台私家车‘黑脑壳’,如果要查同样数量的套牌的士,时间与难度要翻倍,而且需要更多的人力和物力。”李亮说,每次对套牌的士的治理行动,一般需要交通执法、客管部门和公安部门联合出动近百名执法人员。套牌的士一般夜晚进城营运,其外形和正规的士十分相似,即使停在路边揽客,执法人员也难以用肉眼识别。所以,对套牌的士的治理一般靠路面流动巡逻,发现疑似套牌的士后,通过系统核对牌照后才能鉴定。

昨晚,接群众举报,长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民警发现了数十台涉嫌手续不全的车辆。陈飞 摄

李亮(化名)是市交通行政执法局的执法人员,在打击非法营运过程中,他认为最难治理的便是套牌的士。

昨晚,长沙市交警支队开展大规模夜间整治行动,到22时30分,共查获47辆涉嫌手续不全的车辆。

市打非办摸底数据显示,长沙的套牌、假牌非法营运车辆超过1000台。但另一方面,在长沙二手车交易市场,车主却能轻易买到保留原色和出租车标识的下线的士,车主只需加装顶灯,上一副外地民牌或者套牌,就能趁着夜色伪装成正规出租车运营。

记者采访中发现,交通、工商等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均表示,要根治套牌的士,打击只是治标,治本还得堵住源头,而这源头就是下线的士的交易市场。但是,因为没有法律法规的支撑,也造成了多部门难管的局面。“能否出台相关的地方性法规,来规范下线的士交易市场。”一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能有相关法律支撑,规范下线的士流入和交易的链条,对下线的士的交易市场和非法改装黑窝点进行重点治理,才能堵住套牌的士的源头。

昨日,记者联系上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市场规范管理分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对长沙当街出售保留原色的下线的士,他们也感到无奈和尴尬。一名相关负责人介绍,对于包括下线的士在内的二手车交易市场,牵涉到商务、工商、交通等多个部门,但目前政府并没有明确的主管部门来进行管理。

“在查扣的套牌的士中,车辆来源基本是下线的士。”市交通行政执法局相关负责人说,截至7月初,市交通行政执法局今年共查扣非法营运车辆814台,其中查扣的套牌下线的士就有36台。购买下线的士的车主基本都是用来非法营运,而颜色与市面正规的士相近的下线的士最受欢迎,省去了改色的麻烦,有些车主购车当天就上路接客。

记者发现,在今年长沙打非工作方案中,将“套牌出租车整治”和“非法拼装、改装客运车辆窝点整治”列为了重点治理内容。其中,在整治套牌的士源头方面,明确要“重点打击擅自和超范围经营车辆外观改色,加装出租车顶灯、计价器、公司标识等非法行为”。

“而且,现今的法律法规在下线的士的交易方面基本是空白。”这名负责人说,对于下线的士的交易,当今国家层面并没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包括下线的士需要改成何种颜色、标识等,也没有明确的规定。该负责人介绍,在深圳等地也出现过类似情况,外地的做法和长沙一样,都是出台地方性法律法规,对本地下线的士进行强制性规范,但对于外地流入长沙市场的下线的士却无能为力。而正因为存在法律空白,工商部门也没有法律依据对其进行管理。

在雨花区沙湾路木莲路口附近的一个荒地上,白天这里是一个荒废的大型砂场,而晚上则成为大批无牌无证涉嫌手续不全车辆的停放地点。记者看到,在该废弃砂场上,大约停放着47辆无牌照、无计价器和车顶灯的外地下线的士。部分车上还贴着浙江绍兴欢迎您的贴纸,原的士公司名称的字样被喷涂覆盖。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曾国光表示,这批外地下线的士涉嫌手续不全,将随机抽取10台进行调查,车辆抽查结果预计在今日上午出来。

“退役”的士长期在城市主干道当街售卖,车身不仅保留原有漆色,车身上还有公司名称、监督电话等标识。昨日,本报报道了长沙万家丽中路当街售卖下线的士的现象(详见7月7日《长沙晚报》a1版《“退役”的士当街售卖》)。昨日,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在长沙打击非法营运专项治理行动中,查扣的套牌的士最初来源基本是下线的士。但是,目前长沙对外地下线的士在长沙的黑市交易没有相关法律法规作为依据来打击,对下线的士的颜色、标识也没有相关规定,造成“无人监管、无法监管”的尴尬局面,也给打击套牌的士带来了无法正本清源的难题。

LINKS